<em id="tzh5h"><form id="tzh5h"><th id="tzh5h"></th></form></em><noframes id="tzh5h"><span id="tzh5h"><span id="tzh5h"></span></span>

      <noframes id="tzh5h">
      <address id="tzh5h"><th id="tzh5h"><th id="tzh5h"></th></th></address>

        1

        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
        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        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
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 牛少杰 何娟

        ? “我以前跳傘能跳到眼前這片黃河灘里。”站在黃河河南省開封段的黑崗口險工河勢觀測臺,望著湍急的黃河水,張飛話鋒一轉:“現在可不敢了。”

        (熱點鮮報·千里騎行看黃河·圖文互動)(1)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
          這是9月20日拍攝的黃河河南省開封段景色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    張飛今年38歲,是開封黃河水利水電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,當過空降兵。22歲那年,張飛脫下軍裝“轉戰”黃河大堤,投身治黃工作。都知道黃河兇險,為什么張飛以前敢跳,現在不敢了呢?

          “20多年前,黃河在旱季會發生斷流,那時部分河段的水流非常小,甚至一腳就能跨過,大片河床都是干的。”張飛解釋說,隨著小浪底等多座水利樞紐工程的聯合調度,黃河不僅實現了歲歲安瀾,還實現了20年不斷流。

        (熱點鮮報·千里騎行看黃河·圖文互動)(2)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
          這是9月20日在黃河河南省開封段黑崗口附近拍攝的生態廊道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    在張飛眼里,“不斷流”是20多年來黃河最直觀變化。河道有水了,兩岸生態就有了改善的基礎,但隨之也引來了“不速之客”。張飛介紹,以前黃河邊有餐飲船、有抽沙船和磚窯廠,岸邊還有不少違建。現在,這些都已進行了清退,黃河岸邊看上去“清凈”多了。

          記者從開封市河長制辦公室獲悉,2019年以來,開封市圍繞加強黃河生態保護, 先后開展“攜手清四亂,保護母親河”、黃河“清四亂”殲滅戰等行動,實施黃河大堤兩側鄉村人居環境整治和生態環境綜合治理,清理整治黃河“四亂”問題342個,其他生態環境問題727個。

        (熱點鮮報·千里騎行看黃河·圖文互動)(4)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
          這是9月20日在黃河河南省開封段黑崗口附近拍攝的生態廊道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    當地在清“四亂”的同時,因地制宜打造黃河生態廊道,目前已初見規模。記者在黑崗口險工河勢觀測臺附近看到,黃河大堤的斜坡如同覆上了綠毯,大堤兩側花木成行,彩色步道從堤上向樹林里蜿蜒,小品景觀沿步道有序排列,吸引了很多群眾來此休閑游玩。

        (熱點鮮報·千里騎行看黃河·圖文互動)(5)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
          這是9月20日拍攝的黃河河南省開封段黑崗口險工河勢觀測臺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    黃河大堤在變美,河床抬高的趨勢也被有效遏制。開封市域內黃河干流總長約88公里,歷史上屢遭黃河水患,河床平均高出開封市區7-10米以上,“地上懸河”特點突出。

        (熱點鮮報·千里騎行看黃河·圖文互動)(3)從“斷流河”到“幸福河”,開封段黃河的二十年蝶變

          這是9月20日在黃河河南省開封段黑崗口附近拍攝的控導工程(無人機照片)。新華社記者 郝源 攝

          張飛告訴記者,一方面黃河中游兩岸水土流失治理的成果開始顯現,黃河來沙量有所減少,另一方面每年包括小浪底在內的多座水利樞紐聯合進行排沙泄洪,遏制了河床抬高趨勢。

          開封城市建成區距離黃河大堤平均6公里,如今城市發展已與黃河大堤連為一體,越來越多的游客閑暇時走上黃河生態廊道,“母親河”正在向“幸福河”加快轉變。(完)

        01007024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
        国产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落落网